可乐职场 首页 资讯动态教育新闻

权健事件中最该反思的不是权健

2018-12-29 11:51 152 0 原作者: 一橙 来自: 网易科技报道
简介
图/中国新闻图片网文/一橙 本文原标题:反思 | 权健劣迹斑斑,为什么那么多人上当?魏则西式悲剧再次上演。一个7岁女孩周洋的死,牵出了一个日进斗金的罪恶保健品王国。更可悲的是,三年以来,女孩的死丝毫无损于 ...

反思 | 权健劣迹斑斑,为什么那么多人上当?

图/中国新闻图片网

文/一橙        本文原标题:反思 | 权健劣迹斑斑,为什么那么多人上当?

魏则西式悲剧再次上演。

一个7岁女孩周洋的死,牵出了一个日进斗金的罪恶保健品王国。更可悲的是,三年以来,女孩的死丝毫无损于权健的高速增长。

26日傍晚,丁香园发布文章《独家|权健经销商活动现场》,“将收集素材中的一小部分整理成了视频,公布于众。”

这天是2018年12月12日,小周洋死后三周年。我们在这段视频中能看到权健招商会现场人头攒动,舞台上下至少千人伴随着炫丽的灯光摇摆起舞,权健的“神药神器”的功效备受鼓吹。

有人分享“惨痛经历”——“第二天结果出来,我妈是小脑萎缩,听了这个病以后简直是晴天霹雳,后来我就让她吃(权健),后来我姐夫跟我说还得给老妈做火疗,做头部火疗,因为小脑萎缩就得激活脑细胞。到现在,我妈生活能自理了。”

有人讴歌权健董事长束昱辉——“束总说,虽然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但到目前为止,所有通过我调理的白血病病人,没有一例不好的。所以今天,权健解决不了的慢性病、疑难杂症,到任何一个地方,都解决不了。”

有人吟诗——“我们是高尚的,因为我们把大爱播撒人间;我们是高大的,因为我们把家族的命运改变。“

有人打鸡血——“死了真不好,没死就得干,干就干权健。”

随即场下一片欢呼。

百亿保健帝国阴影

12月25日,丁香医生、丁香园、偶尔治愈联合发布文章《百亿保健帝国权健,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》,快速引发大众热议。

小女孩周洋罹患癌症,多番治疗无果后父亲给她带来了神药——权健。

农民出身的父亲,不知道这家企业是倚靠天价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,也不清楚权健哪里来的这一项项“撼动世界”的发明。他去了一趟权健创始人兼董事长束昱辉办公室,获赠了一本束昱辉的传记——《生命的代价——民间秘方瑰宝铸就当代神医》,在轮番洗脑下,相信了会有神药能救女儿。

主治医生劝阻无果。他带小周洋出院了。

父亲几乎卖掉了包括房子在内的全部家当迎来的“药神”,不仅没救得了女孩,反而使周洋病情恶化,最终失去性命。

这只是疼痛的起点。

在周洋病情恶化后,一家人看到女儿的照片被刊登在网络上,被人大肆渲染成了“已获重生”。

这件事被气不过的父亲闹上了法庭,结果周洋一家输了官司。在法庭上,权健公司将周洋的病情的加重归咎于,接受媒体采访、过度劳累和不适当的饮食。

可以这么说,周洋的生命对于权健帝国而言九牛一毛。

根据直销行业杂志《知识经济·中国直销》的估算,权健公司的销售业绩从2013到2017年分别是:50亿元、135亿元、190亿元、192亿元、176亿元。在小周洋求医、恶化、死亡整个生命消逝过程中,这家公司踩在无数中国家庭的健康和财富上迅速积累着资本。

文章发酵后,丁香园和权健迅速展开了舆论争斗。

12月26日凌晨,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官方微信号发布“严正声明”。声明称“丁香医生”微信号发布文章《百亿保健帝国权健,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》内容不实,指责其“利用从互联网搜集的不实信息,对权健进行诽谤中伤,严重侵犯权健合法权益,致使社会大众对权健品牌造成误解。”声明要求,“丁香医生”撤稿并道歉,权健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。

同日一早,丁香医生正面回应权健的“辟谣”:“不会删稿,对每一个字负责,欢迎来告。”

反思 | 权健劣迹斑斑,为什么那么多人上当?

为啥这么多人上当?

即便被曝光的今天,有媒体前往权健天津总部探访,发现公司仍然人潮汹涌,两千人会场全部坐满。

一套不明觉厉的鸡血营销套路,一堆解释都解释不清楚的神药神器,怎么会引来这么多人趋之若鹜?做火疗激活脑细胞这么这种宣传,怎么就会有人上当?

首先,来源于病急乱投医的心理。家有病人,理智就像个笑话;家有老人,不买药就是不孝。

科学精神、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骗局生存的土壤。

对那些饱受疾病困扰的家庭和患者而言,高科技、东方玄学、神秘配方这些关键词容易让人心生膜拜,这是他们在井底看到的一丝光明。

科学素养的缺失加上对盲目的科技崇拜,让很多家庭分不清是非对错,开始偏听偏信,盲孝愚孝。所以出现了魏则西事件中骗的人团团乱转的“生物免疫疗法”,到权健各类匪夷所思的包治百病的“神药神器”。骗子丛生的保健品江湖,他们的角色是科学家、神医、高知,而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成了“轰动世界的发明家”。

这些心理成为了保健品行业投机者手上的利器,也为他们带来了无法想象的财富。

权健创始人束昱辉曾放言,要在5年内让权健的营业额达到5000个亿。根据新京报的报道,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权健内部资料显示,权健集团旗下现有7000多家火疗养生馆。

在权健招商会上,权健致富故事比比皆是。

在丁香园文章中列举了这样的事例——她们家庭经济状况曾经不佳,但加入权健后,她们拿到了每周5万的封顶奖金,开上了宝马,实现了购买县城高价房的梦想。

高额的利润让束昱辉的受众们癫狂。一群引颈待割期待人生命运发生逆转的韭菜,建立并成就了权健百亿帝国。

权健“戏法”的第二点,在于商业模式存在原罪。搜索权健董事长束昱辉,会自动检索一条链接——权健传销门。

权健到底是直销还是传销?这是大众一直疑惑的一点。

根据一份《2015年中国直销企业业绩报告》,权健是中国排名第4的直销企业,2015年销售额135亿元。2016年,权健集团还曾拿出4.3亿元,参与上市公司丰东股份的重组。当时,束昱辉与一致行动人朱文明的持股达到33.38%。后来,丰东股份更名金财互联,由江苏权健东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19.75%股份。

至此,官方语境勾勒出一条束昱辉的发家路线:偶遇神医、初识秘方、寻遍全国、秘方产业化、富甲天津。

但在2016年,该公司的销售团队“人人系统”主要领导人被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判处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,均判处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。理由是“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,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,骗取财物”。

判决书上证人证言称: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。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搜索资料发现:一、从贵州、吉林、山东等地法院的判决书看,权健不仅涉及传销案,还涉及火疗事故,可谓劣迹斑斑。二、权健多次被披露涉嫌传销,但在2013年,仍光明正大地拿到直销经营许可证。

虚假宣传屡犯不改

权健另一个“致富秘诀”,在于虚假宣传。

2016年,由于虚假宣传产品的功效,权健自然医学集团(下称“权健”)再次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通报。通报称:共监测到虚假违法中医医疗广告3条,其中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在天津某媒体发布1条次。

虚假宣传,对于权健而言是一个屡犯不改的事情。

那一年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在成都权健医院的官网发现,在其首页正在销售一款名为“肛舒霜”的产品,并宣称拥有排毒消肿、清热散瘀、通窍止痛等功效。

记者在随后的查询中发现,这款名为“肛舒霜”的产品已经更名为“肌舒霜”,且名列在商务部的直销产品名单中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这款产品属于化妆品的类别的产品,且权健集团并无任何国药准字的批号。

之前网上流行一个段子,说是说年轻人不明白,所有命运赠与的礼物背后都标好了价格。

偏偏有人,愿意拿命去赌包装成礼物模样的“毒药”。

权健的三大医疗产品是火疗、天价鞋垫、负离子卫生巾。

我们拿火疗为例,在宣传中,“火疗”能治疗的疾病从脑部萎缩到秃头,从耳聋到子宫糜烂。似乎真像他们内部人员所说,“权健解决不了的慢性病、疑难杂症,到任何一个地方,都解决不了。”

但据丁香医生统计,近年来,权健的火疗引起烧伤严重的权健火疗事故有20多起。烧伤、致残背后,是20多个家庭的苦难和屈辱。

其实,就连权健公司自己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中医。他的表述是:“西方科学和东方玄学相结合的一门新型学科。”他想拉来科学为自己竖起脊梁,但做的事却实打实的是玄学。

在科普学者爽临看来,权健火疗和吃辣椒的感受没有本质区别,都是刺激、疼痛的信号传导到大脑中,就会让大脑产生内啡肽,辣劲过后剩余的内啡肽就会让大脑产生欣快感。

但做火疗的风险和价钱却高昂了,他谈到,“存在致病的可能。”

2018年12月26日下午,有媒体记者从天津武清区市场监管局相关部门获悉,关于“丁香医生”发布的《百亿保健帝国权健,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》一文,武清区市场监管局已注意到,正在核实文章中反映的情况。

本应救死扶伤者却谋财害命。

有人勇于向黑暗中的那口井打下了追光,但更需要监管部门和大众站出来维护这最起码的人道和正义。只有彻底整治保健品和直销领域乱象,严惩虚假宣传,才是告慰小周洋最好的方法。

什么时候,那些发龌龊财的“权健们”,才开始恐惧?希望不远。


收藏 分享 邀请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分类

精彩阅读

精选资讯

推荐资讯

广告位

关注我们:立烺与你快乐分享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全国服务热线:

0931-8432144

地址:兰州市城关区临夏路金色都汇C座

邮编:730000 Email:lilangedu@163.com

Powered by 天翊科技 X3.2© 2017-2018 天翊传媒 版权所有 

甘肃立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  陇ICP备17003975号

QQ- Archiver-手机版-小黑屋- 可乐职场 |

兰州文化信息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| 兰州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单位 | 兰州市网络教育服务业企业联盟单位